让塑料本身具备降解能力,塑料管道在我国管道市场占有率将有望超过55%

摘要:伴随环保这一话题一路成长而风生水起的,想必少不了“降解技术”。降解这一词汇多半用在塑料领域,塑料降解指的就是高分子聚合物达到生命周期的终结。资料显示,塑料降解的典型表现就是:塑料发脆、破裂、变软、增硬、丧失力学强度等。
  伴随环保这一话题一路成长而风生水起的,想必少不了“降解技术”。降解这一词汇多半用在塑料领域,塑料降解指的就是高分子聚合物达到生命周期的终结。资料显示,塑料降解的典型表现就是:塑料发脆、破裂、变软、增硬、丧失力学强度等。一般而言,塑料要降解为对环境无害(少害化)的碎片或变成二氧化碳和水,回归自然循环,需经历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为了防止污染,快速降解则成为业内乃至全人类的追求。  近期,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许建初团队宣布,其在塑料生物降解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发现了塔宾曲霉菌对聚氨基甲酸酯的生物降解作用。许建初表示,之所以会选择这个研究课题,正是看到了工业合成塑料的生产与使用对环境产生了严重危害。许建初解释说,塔宾曲霉菌可以在聚氨酯表面生长,并通过生长过程中产生的酶和塑料发生生物反应,破坏塑料分子间或聚合物间的化学键;同时,这一真菌还利用了其菌丝的物理强度,帮助“掰开”塑料聚合物。在塔宾曲霉菌作用下,原本在自然环境中难以降解的塑料,两周就可以明显看到生物降解过程,两个月后其培养基上的塑料聚合物基本消失。许建初强调说:“真菌降解的塑料有其特异性,另外对塑料的成分结构可能也有特定的要求。此外,真菌降解塑料的能力受环境因子,如温度、酸碱度等的影响,并且在自然环境中,该过程可能受到其他微生物的抑制。”  如果真菌能够降解塑料,那么,毛虫能够为降解事业作出一份贡献也就不足为奇了。但仍然不得不说,为了减少塑料污染,科学家们真真是煞费苦心了,他们真将研究对象转向了毛虫。西班牙生物医学和生物技术研究所的Federica
Bertocchini表示,他们发现蜡螟的幼虫能生物降解一种最难分解和最常使用的塑料——聚乙烯。研究显示,蜡虫能在1小时内破坏一个塑料袋。12小时后,塑料袋在蜡虫的饕餮下明显减少。更重要的是,蜡虫不仅吃掉了塑料,还在体内将聚乙烯转化成了乙二醇。研究人员表示,蜡虫生物降解能力的分子细节还需进一步调查,但这一发现在研究史上具有很大的价值。  在科学家们潜心研究“一物降一物”的过程中,另一些研究人员则将矛头指向了塑料本身,如果塑料本身就具备降解能力岂不是更好?还别说,这成果还真是一个接一个地展现在公众眼前。  巴斯夫公司研发的ecovio®塑料据称就能在适当的环境下完全生物降解。与传统的PE地膜相比,ecovio®塑料可通过生物降解分解为水、生物质和二氧化碳,同时保持优异的加工性能,它具备良好的耐紫外线性能、卓越的保温隔热性能并能保留土壤中的水分,这项研究成果不仅有利于环保,也让高效农业变得触手可及。  另外,英国Biome
Bioplastics公司也宣布,其成功研制出了一款可降解咖啡杯。为减少咖啡杯造成的污染,在过去的五年中,该公司一直致力于研发生物聚合物为原材料的咖啡杯、咖啡杯盖、咖啡胶囊等。如今,公司终于取得了成果。该咖啡杯完全由生物塑料制成,可以完全降解,一次性杯子和杯盖都能进行回收处理,回收之后,存放在适当的条件下三个月,就会降解成二氧化碳和水。  在5月份的“CHINAPLAS
2017
国际橡塑展”上,博大东方新型化工(吉林)有限公司也展出了一款可降解聚碳酸亚丙脂(PPC)。聚碳酸亚丙脂(PPC)是以二氧化碳和环氧丙烷为原料,通过共聚反应制备出的脂肪族聚碳酸酯,是一种可完全生物降解的降解塑料。据了解,博大东方采用的是最新的第三代合成技术,将PPC聚合物的数均分子量提高至300kg/mol以上,重均分子量超过600
kg/mol,同时将热稳定性提高10℃。通过第三代合成技术生产出的PPC产品具有超高的物理性能、阻隔性能及产品稳定性,从而制备出超薄降解塑料膜类制品(低至7μm),为环境可持续性发展提供全面的创新型解决方案。  当人类把目光投向塑料垃圾的同时,海洋塑料垃圾亦备受关注,与之相关的塑料微粒也逐渐走入了公众的视线,并成为公众口诛笔伐的对象。不过,日前,英国科学家利用植物的木质素研制出可代替日化用品中塑料微粒的易降解微型颗粒,可减少塑料微粒对海洋的污染。这对于洗面奶、沐浴露、牙膏、护肤霜等日化用品商来说可是一大喜讯。专家表示,木质素是一种广泛存在于植物中的坚韧纤维,他们将木质素溶解,使溶液通过带微孔的膜,形成微小的圆形液滴,随后凝固成形。这种微粒的坚固程度足以满足日化用品的应用需求,最重要的是,它流入下水道系统后很容易被微生物分解成无害的糖类物质,即使进入自然环境也会很快降解。如果这个方法能够在工业界普及,将是人类一大幸事。  总而言之,不管是以“一物降一物”的方法,利用真菌或者毛虫来降解塑料垃圾,还是研发出生物可降解塑料,让塑料本身具备降解能力,抑或是研究出新的物质来取代不可降解物质,这一系列科研成果都将在降解技术历史上熠熠生辉。目前,这些技术或许已经广泛普及应用,也或许只是局限于研究领域,无论如何,为了环保事业,为了还人类一个健康的地球,任何个体或团体都有义务让这些技术发挥它应有的价值。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摘要:根据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发布的《中国塑料管道行业“十三五”期间发展建议》的预测,2020年全国塑料管道的总产量将超过1600万吨,塑料管道在我国管道市场占有率将有望超过55%。
  根据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发布的《中国塑料管道行业“十三五”期间发展建议》的预测,2020年全国塑料管道的总产量将超过1600万吨,塑料管道在我国管道市场占有率将有望超过55%。  塑料管材分类占比  我国历年塑料管道产量及增速  煤改气工程新增燃气管道需求。禁煤区覆盖面广,涉及保定、廊坊市18个县(市、区),包括1个城市建成区、14个县城建成区(含404个城中村)和3345个农村(约105.4万户)。在禁煤区内,集中供热率仅为60%左右,农村采暖仍以分散燃煤为主,燃气管道设施渗透率低。因此,“煤改气”工程的推进将新增大量燃气管道需求。  PE管道是塑料管道未来发展趋势。  塑料管道按照材质可分为PVC管道、PE管道、PP管道等。其中,PVC管道系统发展最早,市场份额也最大,达到36%。而PE和PP管道起步较晚,但是发展迅速,国内塑料管材产品已形成三足鼎立态势。伴随着我国城市化率的提高,城市供水需求和供水规模逐年增长,加之老化供水管道的更新以及城市排水管道的铺设,供水和排水管道需求量大幅度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我国供排水管道合计长度为125公里,同比增长5.22%。凭借着重量轻,韧性好,耐低温、无毒、抗冲击强度高、价格低廉等独特优势,PE管道大量应用于燃气管道、排水管道、饮水管道、工业耐腐蚀管道等,市场需求量巨大,市场份额有望进一步增加。
(来自:中国产业发展研究网)

摘要: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产业结构不断升级换代,技能人才需求大增的当下,新型技术人才的紧缺,已成制造业挥之不去的“通病”。之前,一段来自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的吐槽引起人们的热议,其反应的就是制造业紧缺高级技术工人这一窘境。
  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产业结构不断升级换代,技能人才需求大增的当下,新型技术人才的紧缺,已成制造业挥之不去的“通病”。之前,一段来自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的吐槽引起人们的热议,其反应的就是制造业紧缺高级技术工人这一窘境。塑料机械行业身为制造业内的大员之一,也不可避免地面临相同的技工问题。制造行业:“技工荒”怪圈是如何形成的?  中国社会和个人对技工的偏见与误解使得这一行业并不被人所青睐,十多年下来造成全国高级技术工人缺口近1000万。这对塑料机械行业来说无疑是个噩耗!因为这意味着塑料机械行业高级技术工人方面将在不久的未来出现严重的断层现象!而现在,相关企业已经面临技工不足与难招两大问题。  技术人才缺口源于个人择业取向  从个人角度出发,大多数人普遍认为技工、技师工作环境脏、乱、差,且技工和技师学历低、工作累、工资低,因此更愿意坐在办公室做白领。  自小良好的生活环境使得多数青年难以忍受技工的工作环境,更不堪体力重负;社会人士对技工、技师的偏见与有色眼光使得青年也有此看法,也不愿从事这一“低人一等”的行业。  此外,青年不重视、不学习此行业也使得技术职业学院无处施力,每年培养的技术人才受到生源的限制,无法填补中国庞大的技术人才缺口。  企业技工流失率超过10%以上  据小编了解,塑料机械行业的技工问题不仅出自个人,企业也带有一定责任。就企业而言,为了保障自身在行业和国内外市场的竞争力与生存空间,为了降低生产成本,目前许多塑料机械企业都购买了机器人,在数控的环境下高效地生产产品,节约人工成本,但是却忽视了机器人所降低的主要是低级技工的成本,更没有考虑到机器人专业技师的需要。  据牛津大学2013年相关研究报告显示,机器人的大量替代工作主要集中在低级技工,替代率约达47%。简单的分配、运输等操作机器人完全可以替代,而随着操作的复杂化,行动能力与思考能力的上升,机器人的替代率成直线下降趋势,仅中级技工的替代率就下降了28%,只达到19%,更不用说高级及其以上技术工人。而机器人再高端也不能否认它是机械,是机械就需要人去操作维修,按照正常的分工,每5排机器人操作设备就必须要有2名专业技师跟踪维护,既维持机器人运转,同时还会简单维护维修,以达到机器人生产线不会乱。  而即使企业招收到了相关技术人员还是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即来自同行企业的压力。由于专业技术人员的短缺,企业间的人才争夺出现白热化阶段,刚刚高薪请来的技术工人自己还没“捂热”就被其他企业以两三倍的薪酬挖去。据悉,现在一些制造业企业一般技师的流动率都已经超过10%以上!  笔者编后语:  现在中国高级技术人才缺失问题已经引起社会与政府的关注。由于社会对于工人的轻视和偏见,技术工人不被视作人才,或被视为边缘化人才,年轻人片面追求高学历不愿当工人,造成了技工人才的缺失。怎样走出“技工缺失”的怪圈?业内普遍认为,加快职业技术教育改革,加强“校企合作”是首要任务。学校与企业可签订培养协议,采用“订单培养”方法,引导职校面向劳动力市场,培养更多实践型技工人才。  (部分数据来源:工人日报、中国家电网、人工智能机器人联盟、人民日报)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