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姆斯特丹回收的塑料垃圾已经被加工成办公家具,但是鲜有人关注国内塑料垃圾进口企业的情况

摘要:据俄罗斯Unipack.Ru的消息,荷兰办公家具制造商“Vepa”公司和环保组织
“Plastic
Whale”合作开展了“塑料鲸鱼形家具”项目,该项目旨在回收塑料垃圾进行再生产
目前,从阿姆斯特丹回收的塑料垃圾已经被加工成办公家具。双方商定,销售收入的一部分将资助旨在减少塑料废弃物的一些环保举措。首批在阿姆斯特丹展出办公家具包括会议桌、椅子、灯具和吸音板等。
该项目的发起人Marius
Smit说:“每年,我们与数以千计的阿姆斯特丹当地人一起从运河上打捞塑料垃圾。为此,我们已经购买了十艘用于打捞塑料垃圾的船只。而现在,我们已经开始使用塑料垃圾来生产办公家具,但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多。目前,有许多公司在购买办公家具时会考虑环境的可持续性,使用我们生产的塑料办公家具,这可以为保护环境做出贡献”。现在,荷兰基础设施和环境部以及“Vrumona”,“Nationale
Nederlanden”和“DSM”等公司也是该项目的参与者。
“Vepa”家具公司的董事长Janwillem de
Kam解释说:“我们用回收的PET瓶子制造家具,用废钢来制造椅子架。目前,我们公司不但在家具的生产过程中没有产出废弃物,甚至在生产中还回收了第三方的垃圾”。塑料垃圾再生产由“Vepa”公司牵头,在荷兰进行生产。
“塑料鲸鱼形家具”的项目名称来自于荷兰“Lama
Concept”局举办的塑料回收物设计比赛,其灵感来源于鲸鱼,因为其正受到海洋漂浮塑料的威胁。
(来自:塑商汇)

摘要:在2017年7月,我国在正式通知世贸组织,为加强环境保护,我国将在2018年1月1日正式禁止废塑料的进口。消息一经发出,人们纷纷拍手称快,支持政府做出的这项决定。但是这道禁令对于塑料垃圾进口公司来说,无异于晴空霹雳。
  自今年1月1日我国正式禁止进口塑料垃圾以来,很多人都在关注中国禁令对西方国家的影响,媒体也在关注美国和英国等国垃圾回收厂堆积如山的垃圾,但是鲜有人关注国内塑料垃圾进口企业的情况,这些企业现如今的生存状况值得深思。  在2017年7月,我国在正式通知世贸组织,为加强环境保护,我国将在2018年1月1日正式禁止废塑料的进口。消息一经发出,人们纷纷拍手称快,支持政府做出的这项决定。但是这道禁令对于塑料垃圾进口公司来说,无异于晴空霹雳。  在2017年6月份以前,广东省杏坛镇的七窖工业园和麦林工业园有1000多家从事废旧塑料的商家。这些商家的废塑料来自全球各地,日本、美国、英国等国的废旧塑料在这里都能看到。而禁令颁布之后,这里的商家已经屈指可数,很多商家的塑料进口来源被禁止了。至2018年初,这两个工业园内从事进口塑料的商家全部停产了,工厂关门厂房空置,到处贴满了“厂房出租”的启示。  不仅杏林镇,在河北文安县赵各庄镇、在山东莒县刘官庄镇、在浙江台州新桥镇,这些地方的商家和家庭作坊,或是受禁令影响、或是受环保部门审查,已经陆续关停或者转从他业。  禁令执行已有三个月的时间,相关企业的生存状况如何呢?面对禁令这些企业是如何做的呢?  对于一些小的家庭作坊或是原料来源单一的小企业,几乎已经处于“死亡”状态。因为这些小企业和作坊货源单一,加之国内塑料回收体系并不完善,它们没有能力去开拓新的货源,面对禁令只得停产关门。而那些实力强规模大的企业大致有以下几个方向的出路。  充分挖掘利用国内塑料垃圾的回收体系。据苏州的一家公司介绍,尽管我国塑料回收体系并不完善,但是该公司在苏州地区与一些垃圾回收商合作,深化了当地的塑料回收体系。目前该公司的主要塑料来源已经转向了国内。即便禁止从国外进口废塑料,对该公司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国内市场的塑料垃圾来源完全能够满足该公司的原料需求。  将生产工厂转移至东南亚或者其他地区。中国颁布了禁令必然会导致废塑料流向其他国家,其中东南亚就是一个很重要的流向。很多厂商选择将工厂搬迁到东南亚地区。在上文说到的广东杏坛镇,工业园区内仍然还留有招工启示,但工厂已经搬迁至新的工作地点——越南。东南亚国家面对塑料垃圾也不会坐视不管,搬迁工厂也只能缓一时之急。  将塑料垃圾在进口来源地进行深加工,符合国内标准之后再进入我国。中国禁止塑料垃圾主要是因为塑料垃圾严重污染环境。将塑料垃圾在国外进行深加工之后再进入中国,既不会对国内的环境造成污染,也能够避免工厂搬迁。这种方法对于那些实力强的企业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无论这些塑料回收公司采用了哪种方法,禁令都会对这些公司造成一段阵痛期。但是这段阵痛不仅会使塑料回收行业重新布局、充分挖掘国内市场,也能够推动我国塑料回收体系建设完善并升级,促进国内环保事业的发展。从现阶段看,禁令会在一定程度上引起国内塑料行业发生震荡;但从长远的角度看,禁令对于塑料行业是利大于弊。大浪淘沙,留下的方才是金。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摘要:我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一直将环境保护视为己任,在“限塑令”收效甚微的情况下,及时调整有关计划方针,刺激市场。前不久,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我为塑料垃圾污染防治建言献策》,向全社会各界人士咨询有关防治塑料污染问题。
  近年来,塑料污染猖獗,全球陷入被塑料垃圾围堵境遇,绿色和平组织、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等齐发声,呼吁全人类共同应对塑料污染问题,世界各国有责任、有义务共同分担保护全球环境的任务。  我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一直将环境保护视为己任,在“限塑令”收效甚微的情况下,及时调整有关计划方针,刺激市场。前不久,国家发改委网站发布《我为塑料垃圾污染防治建言献策》,向全社会各界人士咨询有关防治塑料污染问题。  面对全球性质的塑料污染问题,许多企业、研究院、组织、团队和个人都积极“应战”,奋战在“前线”或“后方补给阵营”。那些身居“补给阵营”的科研人员在一次次的试验中探索出新的道路和方向,为前线战士输送强有力的“武器”,在人类与塑料污染“拉锯战”中提供有力支持。  在众多“武器”中,生物基塑料是一大杀伤力核弹。作为能被自然分解并有效滋养环境的新型塑料,其已经被视为人类未来必要塑料之一。  多聚糖电解质复合材料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可以代替传统塑料,能显著降低污染的廉价生物材料。据介绍,该生物材料是多聚糖电解质复合材料,由几乎等量的木材、棉花和壳聚糖等处理过的纤维素浆和壳聚糖组成,具有很强的油水阻隔性能,还能提升在干燥和潮湿环境下的机械性能以及对水蒸气的阻隔性能。  “爆米花味”的塑料包装  河南省南乐县产业集聚区诞生了一种由玉米为原材料生产制造的塑料包装。这种可降解的塑料袋废弃后,埋在地下,可以在3至6个月内降解成二氧化碳和水,能有效解决城市白色污染问题。  生物基材料聚乳酸  生物基材料聚乳酸具有无毒、无刺激性、耐热性高、可塑性和可加工性能良好的特性,是最有希望成为替代石油基塑料的新材料。河南郸城金丹乳酸科技有限公司完美解决了由玉米生产乳酸、由乳酸合成聚乳酸、再由聚乳酸生产可完全生物降解制品的产业链构建。  山毛榉木纤维素  德国Halle(Saale)的Fraunhofer材料和系统微观结构研究所对山毛榉木纤维素进行特殊改性,并对优化工艺进行了微观结构分析,提升其耐磨性和清洁性能,能有效代替化妆品中作为“温和磨料”聚乙烯,同时该材料在水中也是可生物降解的。  葡萄糖制造塑料  南韩科学技术院(KAIST)生物化学工程系教授李相烨带领的研究组成功开发出了利用葡萄糖制造塑料的技术,该技术通过改变大肠杆菌基因,为已变形的大肠杆菌注入葡萄糖,进而生产出可用于饮料瓶或食品包装材料的塑料“芳香族聚酯”。  小结  在倡议低碳经济社会时代,生物基塑料为社会环保进程提供可能性和有力支持。未来,我国塑料产业要落实“产、学、研”,在实现科技创新的同时,做到商业化和经济化,将研究成果产业化,做到产业经济化。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