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公司所有包装实现100%等量回收和再利用,加大对塑料包装的回收力度

摘要:“资深人士怎样看待我国塑料机械大环境?”这是笔者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提问。询问者表示,很多学习塑料机械的学生在其工作后转了行,一些前辈也说我国机械的大环境不行。所以就想请教比较资深行业人士,能不能分析一下这个问题。
  这一问题下有许多人士进行跟帖,有分析,也有和提问者一样带有疑问的。下面就和笔者来看看行业里的人都说了些什么。  A  一名入行14年,在中企,台企,欧美企都待过的资深人士表示,这是一个“大题”,能从工业基础、技术和企业等角度来谈。  作为行业后来者的中国,早前塑料基础材料研究少,靠模仿竞争对手为主,没有创新的尖端材料,只能靠进口。中国庞大的市场喂饱了企业的“胃”,使他们缺乏创新动力;国内好的塑料都只认BASF、GE和帝人等国外品牌;工业用润滑油性能标准都偏低;专用的机械设计,制造,工业集成,PLM管理软件很落后;企业尤其是私企,仿造竞争对手产品,获得近似竞争力,但是能以此为跳板更进一步的少之又少。  现在,政府鼓励创新,扶持中小企业成长,关注世界科技前沿,在石油、新材料、数字技术、智能技术和机械技术上获得大幅度提升。例如,我国石墨烯专利技术数量占据世界之最,全世界近60%的石墨烯专利都在中国。未来,中国塑料机械企业会越来越好!  B  一名专注20年塑料机械设计的行业人士表示,我国塑料机械发展现状给他感触最深的就是“人”的问题。中国塑料机械落后,在他看来现在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工程师少且水平不高,另一方面技术工人少且水平不高。  整个塑料机械大环境在他看来太过急功近利,塑料工业基础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提高的,这需要不断积累。行业利润低、水平低,这两者现在陷入了恶性循环;说国产好材料难买,但是外国很多能买到的好材料又是我们出口的!该行业人士表示,这些问题必须得到改善,良好的生产环境才能创造良好的经济效益和带来优质的研究成果。  C  一名专业工程设计师表示,在行业呆了十多年,机械加工件,气缸,伺服,导轧,电动伺服压机,油压缸和标准小零件等都是关键。很多客户喜欢用外国品牌,不是不想用国产,而是因为客户指定品牌;国内品牌图纸不全,实物与图纸不符;价格便宜,但精度与耐用度差;售后不敢恭维。还有,中国制造国际印象不如意。  但是,现在国内有远见的企业已经开始细化部门和责任任务。企业在产品加工研发上开始有步骤地进行。大体分为四个方面:一、定义产品,另有项目文档描述目标战略;二、细分研发部分的流程;三、具体描述各个阶段的职责;四、描述需要输出的文档,以及审查,质量控制的节点。  ……  此外,还有人谈及工薪、待遇等问题。综合起来看,笔者认为可以总结为我国塑料机械行业基础弱,产业结构、技术和管理等落后,但是已经开始整改,预计未来环境将持续获得改善。
(来自:中国塑料机械网)

摘要:2007年,国务院颁布“限塑令”,但遗憾的是,“限塑令”始终没有深入我国消费市场的各个角落,“限塑令”名存实亡,已然沦为“卖塑令”,有些商家以此为借口赚取利润。
“当前迫切需要在制度上完善细化限塑令,在实践层面上增强其执行力、强制力。”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巩富文呼吁。
2007年,国务院颁布“限塑令”,但遗憾的是,“限塑令”始终没有深入我国消费市场的各个角落,“限塑令”名存实亡,已然沦为“卖塑令”,有些商家以此为借口赚取利润。
2017年,各地对市场已不再进行督查,而除了普通塑料袋使用数量没有下降之外,其他“新型白色污染”也大量出现。近年来快递等行业的发展,导致塑料餐盒、胶带、包装袋的消耗量迅速上升,新兴行业的塑料垃圾激增。据行业统计,各大网络订餐平台完成一天订餐量需要4000万个餐盒,一年146亿个餐盒,快递行业一年需要120亿个塑料袋、247亿米的封箱胶带,在这其中绝大多数是不可降解的,回收率极低,只能废弃或者焚烧,环境污染压力很大。
这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颁布于十多年前的“限塑令”,受制于当时的消费现状,只对塑料购物袋进行了限制,而近年迅速发展的市场,带来了大量其他的白色污染,“限塑令”出现了很大的监管盲区。因此,对“限塑令”范围进行扩容,将快递包装袋、塑料餐盒等纳入“限塑令”,防止监管盲区的加大,加强执行力度,鼓励各行业使用环保包装,迫在眉睫。只有在多行业实行“限塑令”,而不单纯界定在“塑料袋”这一概念里,才能将白色污染降低到最小化。
对这类白色垃圾,除了限制之外,还要加强必要的回收利用。2017年,《新塑料经济学》报告称,目前全球只有14%的塑料包装得到回收,最终被有效回收的只有10%,还有30%的塑料包装的设计归宿就是填埋、焚烧或能量回收。如此低比例的回收利用率,造成的后果就是环境污染、资源浪费。塑料包装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其本身有回收再利用的价值,可以生产为汽柴油、塑料颗粒等进行循环利用。因此,加大对塑料包装的回收力度,利用税收杠杆和优惠政策,鼓励企业积极参与回收,以提高回收利用率,能够变废为宝。
从社会经济和科技历史发展来看,每一次重大社会变革都离不开技术进步,“限塑令”也应聚焦于科技,支持企业积极投入研发,发展可降解塑料包装、绿色可回收包装等,利用循环经济切实保护环境。“限塑令”应该是开始,而不是结果,只有真正落实“限塑令”,加强回收执行力,才能战胜白色垃圾。
(来自:光明日报社)

摘要:随着环境污染的日益严重,关于“可持续包装”的探讨从未停止,一些大的企业已经开始在行动。
亚马逊在运输包装上做出了重大的策略调整:准备尽可能的采用Bubble
Mailer(气泡袋)和紧凑的纸箱来包装发货。可口可乐公司1月22日宣布,将重塑可持续包装全球战略,到2030年,让公司所有包装实现100%等量回收和再利用。为此,可口可乐未来将在环境保护和包装创新两个大方向上持续投入,使包装废弃物问题成为过去。
联合利华全球CEO波尔曼1月23日呼吁,日用消费品行业需加大力度,积极应对日益加剧的海洋塑料废弃物挑战,助力实现塑料循环经济。英国议会提出对一次性纸杯征税,星巴克主动参与了这个提议。自今年2月起,伦敦的20-25家星巴克将开始试运行,对每个一次性纸杯额外收取5便士(1英镑=100便士=8.8人民币),试行时间为三个月。
欧盟公布了最新的限塑方案,称至2030年,将对全部塑料包装实行回收,不再使用咖啡杯等一次性塑料,以此抗击污染问题。全球包装巨头利乐则承诺支持欧盟委员会的塑料战略,并宣布作为欧盟循环经济行动计划的一部分。利乐表示,将与行业合作伙伴合作,确保到2030年为饮料纸盒的所有组件提供回收解决方案,以便在欧洲全面回收利用。
(来自:中国塑料技术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