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外卖使用的塑料餐盒并非,但外卖平台作为餐饮外卖行业的

摘要:目前我国薄膜电容器用介质薄膜材料主要为聚酯薄膜和聚丙烯薄膜。
  我国电容器用电子薄膜主要用到基膜、金属膜。电容器用电子薄膜产业链下游主要包括家用电器、通信设备、电子节能灯具、太阳能、风能、新能源汽车等。我国电容器用电子薄膜应用领域广泛,为其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电容器为薄膜发展提供广阔市场空间  此外,目前我国手机用户逐渐增多,手机行业大力发展,进一步拉动了电容器用电子薄膜的发展。  目前我国薄膜电容器用介质薄膜材料主要为聚酯薄膜和聚丙烯薄膜。聚酯薄膜主要用于生产直流电容器,适用于电子集成度较高的电子产品;聚丙烯薄膜主要用于生产交流电容器,适用于电子、家电、通讯和电电力容器。
(来自:环球塑化网)

摘要: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日前依法受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分别诉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三起环境污染责任纠纷公益诉讼案件。
  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日前依法受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分别诉北京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三起环境污染责任纠纷公益诉讼案件。三名被告分别是外卖订餐平台百度外卖、饿了么、美团外卖的主体公司,原告以被告未向用户提供“是否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选项,致使系统默认配送一次性餐具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和生态破坏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环保升级:饿了么等三大外卖平台被起诉  上述案件中原告认为,由于订餐平台存在经营模式缺陷,未向用户提供不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选项,导致用户直接点餐时被系统自动配送一次性餐具,造成很大的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客观地说,这个诉由是成立的,随着餐饮外卖业迅猛发展,大量使用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餐具和塑料袋,每天产生海量的塑料垃圾,也是不争的事实。据报道,目前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三家平台日接单量高达2000万份,按照每单消耗3个塑料餐盒估算,日消耗塑料制品超过6000万个,而各大网络订餐平台一年订餐共需要146亿个餐盒。  针对外界的批评,曾有餐饮外卖业内人士表示“委屈”,认为不能把产生塑料垃圾的责任都推给外卖平台,现在面对环保组织的起诉,肯定也会有餐饮外卖业内人士觉得很冤枉,认为环保组织是在“拣软柿子捏”。业内人士的理由是,2008年国家曾实行“限塑令”,但收效甚微,2013年5月1日发泡餐盒也获解禁,使用塑料餐盒餐具并不违法。同时,国家尚未出台餐饮用具的环保标准,只要商家使用的餐具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外卖平台并无强制商家使用环保餐具的权力,加之目前缺乏完备的监管标准和垃圾分类回收制度,环保餐具工艺也远不成熟,外卖平台对塑料餐盒餐具回收难有作为,也很难承担更多的责任。  业内人士从维护行业发展利益的角度进行的辩解,不能说全无道理,但相较之下,环保组织一纸诉状将外卖平台告上法庭,更是一次富有意义的公益维权行动。餐饮外卖是“互联网+餐饮”形成的新兴行业,涉及传统餐饮业、互联网企业、普通消费者和监管部门等多方主体关系,严格说来,餐饮外卖产生的外部成本,各方主体都应有所分担,但外卖平台作为餐饮外卖行业的“中枢平台”,理当在各方主体中承担重要责任。所以,外卖平台被环保组织告上法庭,并不表明外卖平台是“软柿子”,而是其作为一个“中枢平台”,被环保组织当成了设置公共议题、启动公益维权的一个“支点”,这对外卖平台来说,其实是并不冤枉的。  事实上,在成为被告前后,外卖平台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努力遏制塑料垃圾泛滥之势。如饿了么2011年在平台上推出“1元换环保餐盒”活动,成功淘汰大部分外卖餐厅的泡沫餐盒,今年4月推出新一代环保可降解塑料袋,免费发放给平台商家使用。最近,饿了么和美团外卖两家外卖平台的APP分别上线了“不使用一次性餐具”、“不需要一次性餐具”备注选项,此举无论与被起诉有没有直接关系,都可视为对环保组织诉由的积极反馈。从这个角度说,环保组织通过起诉外卖平台来设置公共议题、启动公益维权,已经初步收到了成效。  环保组织起诉外卖平台,对餐饮外卖业涉及的其他主体而言,也是一次难得的环保法治教育。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遏制塑料垃圾泛滥,传统餐饮企业、消费者和监管部门等都负有相应责任。消费者点餐时选择“不使用一次性餐具”,转而使用可降解的环保餐具,意味着要支付更高的价格,意味着自己的消费行为要受到更多成本约束和责任约束。一个理性、文明的消费者,为此增加成本和责任约束是值得的。消费者如此,传统餐饮企业和监管部门等主体也是如此。
(来自:北京青年报)

摘要:一份外卖快餐的包装,平均使用时间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而降解这些塑料垃圾,却需要花上数百年的时间。外卖行业的飞速增长,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同时却又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更多的“白色垃圾”。外卖垃圾潜伏的生态隐患引发社会担忧。
  在我们享受外卖带给我们便利的同时,大量的外卖餐盒、包装袋却在以“围城”之势,威胁着我们的生态环境。根据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公布的数据,这三家外卖平台的日订单量大概在700万单左右,据此粗略算一笔账,按照每单外卖用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每天所用的塑料袋可覆盖42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59个足球场。如何让外卖行业实现绿色发展,是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外卖塑料垃圾迫在眉睫  一份外卖快餐的包装,平均使用时间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而降解这些塑料垃圾,却需要花上数百年的时间。外卖行业的飞速增长,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同时却又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更多的“白色垃圾”。外卖垃圾潜伏的生态隐患引发社会担忧。  据环保部门统计,目前中国塑料年产量为300万吨,消费量却在600万吨以上,每年都有大量的塑料制品进口。每年全世界的塑料废弃量1500万吨,中国就达到了100万吨以上。而对于外卖垃圾的数量,虽然目前并没有权威统计数据,但从外卖平台的订单量可以略知一二。根据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公布的数据,这三家外卖平台的日订单量大概在700万单左右,据此可以粗略算一笔账,按照每单外卖用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每天所用的塑料袋可覆盖42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59个足球场。  如此巨大的使用量,相关部门对餐盒材质标准有无明确要求?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部门表示,对于外卖行业使用的餐盒,目前尚未有具体成分标准。而对于是否为可降解环保材料、是否有利于日后处理则没有相关规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无毒无害,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就行。”如何让外卖行业实现绿色发展,是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不只是塑料袋,外卖送餐使用的餐盒、塑料餐具、塑料外包装等都属于“白色垃圾”。普通塑料餐盒和餐具的主要成分是聚丙烯,塑料袋主要成分是聚乙烯,均是不可降解的普通塑料。因为具有无危害、耐高温等优势,被外卖商家广泛使用,但其不易降解的特点给后期处理带来很大困扰。  但对很多餐饮企业来说,使用塑料餐盒也是无奈之举。有业内人士称,中餐食物多含汤水、油脂,使用塑料餐盒盛放更合适一些。虽然目前也有餐饮企业使用纸盒等包装,但大多数可降解餐盒并不适合中餐,容易渗水渗油、使米饭粘连等,难以被消费者接受。此外,餐盒成本也是餐饮企业的考量因素,有餐饮企业负责人称,外卖包装约占整个经营成本的2%。  另据了解,目前外卖使用的塑料餐盒并非“一无是处”,大多数塑料餐盒都印有可回收物标识,可以通过垃圾回收的流程,实现资源的再利用。但现实情况是,大多数消费者用完餐后,直接就把餐盒扔掉了。  即使餐盒里有剩菜剩饭,也大多一“盖”了之。塑料垃圾与餐厨垃圾换在一起,给外卖垃圾回收带来不少麻烦。并且这些垃圾没有专门机构回收,只能当生活垃圾处理掉。有业内人士表示,透明的塑料餐盒虽然可以回收,但清洗麻烦,回收价值不大,所以回收量也很少。”  如果有比较健全的垃圾分类体系,塑料餐盒等是可以通过回收渠道得到有效的循环利用。并且在餐盒回收处理的成本方面,国外也有经验值得借鉴。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盛敏表示,目前中国对于废弃塑料等再生资源的回收还没有相应的补贴机制。他说,有两种方式可借鉴,一种是欧洲模式,通过政府采取强制性的政策,对可再生资源的回收处理进行补贴;另一种是日本模式,通过培养国民素质,从源头上做好垃圾分类。  针对塑料等低附加值可回收物的分类回收,目前国内部分城市也制定了一些措施,如建立基金发放补贴、处罚违规对象等。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则认为,应坚定地实施强制源头分类政策,遵循污染者付费原则,实施生产者延伸责任制,激励污染者减少废弃物产出,同时用资源回收收入弥补垃圾管理社会成本。  今年6月,中国烹饪协会等与数十家餐饮外卖品牌共同发起的《绿色外卖行业公约(绿色十条)》提出了“推动使用绿色餐具”等内容,并向供应链端发出“英雄帖”,在为餐饮行业小微企业找到健康安全的绿色餐具,同时也有外卖平台正和科研机构进行合作,研发可降解环保餐盒。  总之,面对快餐包装带来的垃圾处理问题,需要政府、公众、企业齐心协力,比如提高生产准入标准,支持垃圾分类与回收利用的产业化等。同时政府监管不能在以往水平上静止不动,须跟得上外卖发展的速度,注重从环保的角度重新审视和制定监管的标准,并将其纳入对平台和商家的监管之中。唯有源头和上游监管标准的清晰明确,才能换来下游链条治理的事半功倍。
(来自:中国商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