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每年会产生超过6700万吨的包装废物,进一步推进塑料制品行业的

摘要:据悉,AINIA技术中心和欧洲果汁协会(AIJN)承办了国际研讨会,会上,他们将展示欧洲PHBOTTLE项目的结果——第一款饮料包装模型,这是一款从饮料行业有机废水残渣中提炼出的生物可降解塑料制造而成的包装。
国际研讨会将展出首款生物塑料制饮料包装   强强联盟,合作PHB    PHBOTTLE项目由AINIA发起,由欧洲果汁饮料协会(AIJN)支持,并交由Citresa公司、Logoplaste创新实验室位于葡萄牙与巴西的两个实验室、Omniform公司、Sivel公司、MegaEmpack公司、TNO科技中心、Aimplas公司以及INTI国立科技大学进行具体的研发实验。PHBOTTLE计划旨在研究PHB可降解生物基塑料在生产废水中的污染残留以及其针对果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性。    PHBOTTLE项目缘由    据相关数据表明,欧洲每年会产生超过6700万吨的包装废物,其中三分之一是市政固体废物。而在发达国家,食品包装占了整个包装行业大约60%的总量,成为了产生市政废物的主体。因此,当谈到发展更可持续化的包装产品的时候,食品包装行业一跃成为了热门话题。    出于这个原因,第一版花费了研究小组四年时间进行研发与改进的PHBOTTLE原型,一经推出就引发了市场的极大兴趣。PHBOTTLE项目是生物基塑料材料在饮料业应用的先去,以其独特的“循环经济”概念在欧洲转变了整个产业的目光。首先,想要处理生产食品包装所产生的工业废水非常昂贵,也会相应的产生许多不必要的能源浪费。从污水中回收那些还可以进行使用的高价值原料将有效的减少污水处理费,并节约了能源与原料的消耗。其次,可生物降解食品包装材料的使用将会减少能源消耗、二氧化碳排放量与废物垃圾的处理成本。    揭秘果汁加工行业被选中“内幕”    果汁加工行业被选中是因为其废水中主要是碳水化合物,可以发酵成包括葡萄糖、果糖和麦芽糖在内的糖类。其生产废水中含可发酵糖类的浓度达到70%,也成为了非常好的PHB生物基材料的廉价来源。以此材料制成的产品拥有防潮性、降低水蒸气渗透率、不溶于水、光学纯度以及良好的氧阻隔性。    当果汁进行氧化反映的时候,纤维素会首先被分解成糖类,并吸收大量的热。PHB的原始材料将使得产品拥有很强的抗氧化性,并延长果汁饮料的保质期。通过进一步研发、改进之后,此类材料甚至可以使用在其他包装领域,例如微型胶囊。针对PHB生物基材料的进一步研发方向与应用领域都将在此次峰会中作进一步讨论。届时,政府部门以及创新企业都会发表自己的看法,为提供创新的、可持续发展的包装解决方案而贡献自己的知识与力量。
(来自: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机经网)

摘要:日前,浙江省塑料制品行业“机器换人”暨架工业机器人应用专题现场会在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召开,省内的一百多家塑料制品行业企业的主要负责人来到现场。会议提出,要全面实施“机器换人”战略,让“机器换人”成为撬动浙江智能制造的支点。
浙江百家塑料制品企业支持全面实施“机器换人”战略   省经信委副主任凌云,台州副市长李跃程,黄岩区委副书记、区长李昌道,副区长朱永芳出席了此次会议。    近年来,黄岩作为塑料制品行业“机器换人”试点,扎实推进“机器换人”工作,有序开展平台建设、项目落实推进和相关装备制造培育应用等,通过加大工业机器人购置奖励,坚持补优补强,搭建“机器换人”技术交流平台,加强人才支撑等措施,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    今年上半年,全区塑料制品行业实现工业总产值49.65亿元,同比增长9.1%,占全区工业总产值比重从2年前的23.7%上升至目前的26.9%,增速居全区七大主导行业之首,行业增速整体提升。通过实施“机器换人”,黄岩企业提质增效,塑料制品行业的16家企业实现规下转规上,占全部“小升规”企业的36.4%,25家无产出无税收的僵尸企业被激活,复产并扩大生产,新增亿元上企业2家,企业规模不断扩大。2014年至今,黄岩塑料制品行业备案实施“机器换人”技术改造项目90个,总投资21.6亿元,项目数量占全部技改项目比重为32.6%,投资额占比为37.2%,有效投入不断扩大。    会议充分肯定了台州塑料制品行业在“机器换人”工作方面取得的成绩,认为出台措施有力,过程突出重点,取得成效明显。同时,会议指出,要进一步提高对塑料制品行业实施“机器换人”工作的认识,坚持三个“最大限度”原则,发挥企业家、市场机制和政府引导作用,做好分类指导、典型示范、项目扶持和机制保障。同时,要从自动化入手,梳理工艺环节,切实推进“机器换人”工作;要统筹技术要素,加快模具设计、机器人应用和物联网工程推广;要充分发挥专业化工程服务队伍的作用,加强合作,进一步推进塑料制品行业的“机器换人”进程,使其成为浙江智能制造的重要组成部分,撬动经济发展。    下阶段,黄岩将以此次现场会的召开为契机,认真贯彻落实会议精神,积极学习和借鉴兄弟县市的先进经验和做法,进一步加大“机器换人”工作力度,推进示范项目、装备制造业、工程服务平台的建设和发展,按照目标责任书要求,保质保量完成试点工作和各项目标任务的落实,推进塑料制品行业转型发展。    当天上午,与会人员还实地参观了黄岩的浙江纪元模具有限公司、浙江光跃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精诚模具机械有限公司的“机器换人”生产车间。会议还为黄岩区6家“机器换人”示范企业和服务平台授牌。
(来自:浙江新闻)

摘要:随着“弱人工智能机器人”性能的提高和成本的降低,无人工厂、无人农场将会大量涌现,餐饮业、商业、旅游业、建筑业、医疗业、家政、交通业、快递业等越来越多的行业也都只要老板、程序员和维修工就够了,并不需要普通劳动力。那时,1%的人有能力提供99%的生产和服务,那时99%的人怎么办?或将领取失业救济到老,然后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地领取无业救济,真的会这样吗?
  近期,有关“‘机器换人’是否引起失业潮”的话题被广泛讨论。9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2016年第三季度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当期就业感受指数为37.1%,较上季度提高0.1个百分点;未来就业预期指数为46.2%,亦较上季回升1.2个百分点,民间对中国就业形势持续向好的信心较强。专家指出,“机器换人”本质上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带来的用工模式变化,尽管其在短时期内可能增大局部摩擦性失业,但从长期看将有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改善劳动者工作环境、降低企业成本,最终促进就业转型。”机器换人”说法片面
就业形势依然向好就业形势依然稳定    相比于“机器换人”的各种讨论,中国今年的就业形势已然十分明朗。人社部最新数据显示,8月份城镇新增就业113万人,1—8月份累计达到948万人,占全年就业目标的近95%,全年超额完成任务将成为大概率事件。同时,尽管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略有回升,但是基本稳定在5.1%左右,总体上就业形势依然稳定。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稍早前在分析就业形势时指出,近年来我国就业相对比较稳定主要有四方面原因:一是经济增长总体比较稳定,对劳动力基本需求并没有减少;二是近几年产业结构由原来的工业主导向服务业主导转型,对劳动力的需求弹性增加;三是中国这几年年轻劳动力资源的数量在下降,劳动力市场供求压力有所减轻;四是政府深化“放管服”改革、鼓励创业创新等措施,有利于各级工商户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自主创业。    例如,1—8月份全国新登记企业同比增长将近30%,这对就业无疑具有促进作用。与此同时,政府也十分重视去产能过程中的职工安置,相关部门专门提供了1000亿元人民币的安置培训资金,帮助转岗工人能够通过培训重新找到就业岗位。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周民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就业形势延续向好势头,一方面体现了产业结构调整的积极作用;另一方面也与各级政府十分重视就业,并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密切相关。“在目前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传统制造业吸纳就业难有起色,而旅游、物流等服务业则成了吸纳就业的主力军。”周民良说。    人与机器并不矛盾    那么,“机器换人”与就业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专家指出,“机器换人”的本质是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带来的用工模式变化,尽管这在短时期内可能增大某些行业和领域的摩擦性失业,但从长期看将提高劳动生产率、改善劳动者工作环境、降低企业成本。    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稍早前撰写的《广东资本有机构成变动趋势研究报告》认为,随着“机器换人”的推广,未来或将出现结构性失业与技能型工人短缺并存的态势,也就是普通工人“就业难”,而技术工人“用工荒”,但并不会造成大面积失业。如今,越来越多的传统制造业工人也开始“瞄准”机器人操作、维护和编程等新兴岗位,主动适应市场需要。    与此同时,不少企业界人士也表示,“机器换人”是企业在劳动供给紧张、技术水平进步及用工成本上升的背景下综合研判的选择,事实上很多时候“机器换人”可以把劳动者从危险、繁重、重复、低端的环境中解放出来。因此,大量使用机器与劳动力就业之间并不矛盾。    “需要承认,随着科技进步与新业态的发展,机器在某些地区、某些行业确实对原有传统劳动力形成了替代。这客观上既有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因素,也与日益精准的生产要求有关。但更要看到,就业结构随着经济转型而调整是一个必然过程。”周民良说,小型经济体产业结构单一,“机器换人”对就业冲击往往较大;而中国经济体量大,产业体系较为健全,就业机会种类较多、弹性强,所以“机器换人”不会造成中国就业市场的大幅波动。    此外,有学者进一步指出,并非所有行业和工序的用工都可以通过机器替换,所谓“机器换人”只是部分环节的替代,而且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新设备的操作、维护也将派生出新的劳动力需求,这也有助于提高就业质量和劳动者收入。    政策保障不断完善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近几年我国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每年减少量都在300—400万人,因此老龄化时代的到来也将意味着中国经济必须面对年轻劳动力减少和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挑战。    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表示,目前发达国家研发投入占GDP的比例比中国要高很多,而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必须靠创新驱动,靠全要素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在范剑平看来,中国要保持平稳可持续的增长,关键的着力点是要提高劳动力的素质,进一步开发人口质量红利,通过科技进步提高劳动生产率。    “在劳动力结构随经济结构而调整的过程中,政策的作用非常重要。首先,要保证在职劳动力能够获得足够的培训和技能提升机会,促进其适应新岗位;其次,就业转移过程中要注重鼓励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最后,由于我国不同区域发展还很不均衡,因此各地在稳增长、促就业的过程中也要进一步加强政策的针对性。”周民良说,以中国经济目前的增长水平及转型的良好态势来看,未来就业形势有望继续向好。    事实上,目前各地在保障就业、鼓励劳动力转型方面的作为,也为乐观的预期增添了底气。例如,四川在就业扶贫方面,就推出了“加大公益性岗位开发力度”“对贫困家庭劳动力实行免费培训”“支持贫困家庭劳动力创业”等九大措施;内蒙古则针对未就业毕业生的特点和需求制定个性化帮扶方案,精准提供政策发布、职业指导、岗位信息、技能培训等服务,同时组织专业性、行业性、小型化、网络化招聘,打造“互联网
就业服务”的模式。 (来自:吕梁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