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参观了印尼国立多媒体专科学校和印尼Gramedia印刷集团,塑料的降解期限还可以‘预约定时’呢

摘要:为了贯彻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加强对印度尼西亚印刷市场的了解,加强两国印刷业之间的合作,应印尼印刷协会主席Jimmy
Juneanto的邀请,2016年8月1日—3日,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理事长徐建国,副秘书长李春杰等一行4人出访了印尼。期间,同印尼印刷协会、Krista
Media公司的领导进行了亲切会面,并参观了印尼国立多媒体专科学校和印尼Gramedia印刷集团。
为了贯彻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加强对印度尼西亚印刷市场的了解,加强两国印刷业之间的合作,应印尼印刷协会主席Jimmy
Juneanto的邀请,2016年8月1日—3日,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理事长徐建国,副秘书长李春杰等一行4人出访了印尼。期间,同印尼印刷协会、Krista
Media公司的领导进行了亲切会面,并参观了印尼国立多媒体专科学校和印尼Gramedia印刷集团。  印尼国立多媒体专科学校是印尼唯一的创意工业高等职业教育机构,目标是引领创意工业的高等教育。学校目前提供3年制学历教育,有学生2500多名,设立了印刷、图像设计、出版、包装、广告、摄影、多媒体、动画、时装和广播10个专业。参观期间,徐建国理事长同该校领导进行了友好座谈,双方就两国印刷高等院校互访关系的建立、合作方式等相关事宜进行了探讨。期间,徐建国理事长肯定了当下印尼发展迅速的经济及繁荣和谐的环境,并介绍了中国印刷业的发展情况。他提及,目前,中国印刷业呈现的是多种印刷方式并存的现状,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有一种印刷方式可以完全取代另一种印刷方式。分类来看,书报刊印刷呈下降趋势;商业印刷、标签和包装印刷不断增长;数字印刷发展很快,但总量不大,有关企业盈利困难。时下,中国有两所印刷高等院校——北京印刷学院和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都设有印刷、出版、多媒体等专业,亦愿意开放合作。希望中国和印尼的院校通过交流合作,共同推进两国印刷业的发展。”  Gramedia印刷集团创立于1972年,负责印刷印尼发行量最大的日报Kompas
Daily。1997年,集团便开始采用远程印刷技术,实现多地同时印刷报纸,目前可在印尼七个城市同时印刷日报。除了报纸,Gramedia印刷集团还提供书刊杂志印刷、商业印刷、包装印刷等多种服务,由电视、广播、互联网新闻等机构组成。在Jimmy
Juneanto主席的陪同下,徐建国理事长一行参观了Gramedia印刷集团,并同集团领导进行了友好交流。针对对方所感兴趣的话题,如中国的教材印刷、儿童读物印刷市场情况等,徐建国理事长一一作了回答,并介绍了当前中国印刷业的发展现状。他指出,“中国的书报刊印刷已持续多年的下降,中国印刷业亦在进行较大的结构调整。随着市场的发展、手机等新型电子产品的出现,市场对包装提出了新的要求。而由于人员成本的上升,印刷企业需要更多的自动化、智能化设备,故对印刷机械行业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中国印工协在徐建国理事长的带领下、印尼印刷协会的支持下,顺利完成了对于印尼的出访工作,直观了解到印尼印刷业的发展现状,为中尼印刷业的合作奠定了基础。此外,徐建国理事长还诚恳邀请印尼印刷行业人士明年5月到中国参观CHINA
PRINT
2017,访问考察中国印刷业。  印度尼西亚是东盟创始国之一,2015年GDP超过8619亿美元。印尼人口2015年超过2.5亿,市场潜力巨大,经济发展迅速。  徐理事长现场回答了印尼各系教师提出的问题并欢迎学校的领导和教师在明年5月参观北京China
Print印刷展,访问中国印刷行业及院校。 (来自:中国印刷及设备器材工业协会)

摘要:华丹公司成立于2005年。经过四年的潜心研发,2009年,公司产品投放市场后获得广泛关注,目前已经成为国内降解塑料领域的领跑者。不仅取得了多项国家专利,协助北京市制定的“垃圾分类中全降解环保垃圾袋的技术标准”,也成为北京市各区环保垃圾袋招标过程中主要参考的技术条件标准,同时起草并通过了河北省“降解垃圾袋标准”,产品市场规模逐年扩大。
丢弃后也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我们十分看好这个产业的发展。”公司总经理白维向记者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我国塑料制品用量开始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2000年以后出现了“白色污染”的名词。随着2008年“限塑令”正式实施,引发了公众对塑料污染的广泛关注。近年来人们的环保意识不断提高,环保相关产业显现出巨大的市场潜力。
华丹公司成立于2005年。经过四年的潜心研发,2009年,公司产品投放市场后获得广泛关注,目前已经成为国内降解塑料领域的领跑者。不仅取得了多项国家专利,协助北京市制定的“垃圾分类中全降解环保垃圾袋的技术标准”,也成为北京市各区环保垃圾袋招标过程中主要参考的技术条件标准,同时起草并通过了河北省“降解垃圾袋标准”,产品市场规模逐年扩大。
塑料降解期限可“预约定时”
把普通塑料变成可以“预约”降解期限无污染的环保塑料,用的是什么样的“点金之手”?7月21日,记者来到华丹公司一探究竟。
在产品展示中心,记者看到琳琅满目的各种塑料制品,从食品包装袋,到普通的购物袋,工业产品包装袋等应有尽有。无论是样子,厚度还是质地,都和普通的塑料包装没有任何区别,要不是上面标有“全降解环保袋”的字样,记者还真看不出区别。
“它们的主要原料都是PE塑料,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看到的不可降解塑料。但是,经过我们的特殊技术改性,对原料进行一些改造之后,就可以变成能够完全降解的塑料。”公司市场部负责人闫杰解释说,普通PE塑料之所以难以降解,是由于其大分子结构。而华丹技术的特点就是可以让大分子链被氧化断裂为能被微生物吞噬并转化的小分子链,再通过自然界中各种微生物菌群的吞噬,最终完全分解。微生物可以把大大小小的膜当作其营养物质来啃噬、消化,直至最终转化为二氧化碳和水。而这一过程中,不会对环境产生任何污染。
随后,闫杰又给记者拿来已经进入到降解期的塑料样品。记者发现,这些塑料碎片撕起来就像纸片一样清脆,再过上一段时间,它们就会完全分解到自然环境中。
“不仅如此,塑料的降解期限还可以‘预约定时’呢!”闫杰自豪地告诉记者,在生产环节就可以设定产品的使用废弃期限。以农业用棚地膜为例,设定成半年降解后,到时膜可以自然溶解无需回收。既不污染环境,也降低了农民的生产成本。
做国内降解塑料的领跑者
在产品展示中心的一面墙上,挂满了公司获得的各项证书荣誉以及权威检测报告的牌匾,记者数了一下,一共有15枚。这些也见证着华丹在探索技术创新之路上的精益求精。
“我们的产品属于环保高科技产品,虽然国内外同行竞争压力较小,但是我们仍然清楚科研对于高科技产业的重要性,因而对科技研发方面的投入非常重视。”总经理白维这样表示。的确,华丹公司具有国家级研究员、高级工程师及国内外环保节能专业技术人员的合作团队,使企业在面向全国乃至世界的生物产业领域里具备更高的市场竞争力。
“接下来我们还将继续在降解塑料领域深入研发。目前PE塑料的难题解决了,但像PVC、PP膜的塑料材料我们还不能自信地说能够让它完全降解,还有些是技术方面已经成熟,但如何让它达到产业化生产的规模,提高市场认知度,这些都是我们未来面对的课题。”白维说,华丹作为从事生产全降解环保产品的企业,将为美化城市环境,消除困扰城市的“白色污染”做出应有的贡献。
(来自:石家庄新闻网)

摘要:今年3月,随着马铃薯的播种,可降解塑料联盟生产的全生物降解地膜也随之一起铺设进了位于青岛胶州市铺集镇的实验田中。伴随着马铃薯的不断生长,全生物可降解地膜在发挥着保温保湿,促进农作物生长等作用的同时,地膜自身也在发生着变化,这是我市可降解塑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合力攻关的一项技术新成果。
今年3月,随着马铃薯的播种,可降解塑料联盟生产的全生物降解地膜也随之一起铺设进了位于青岛胶州市铺集镇的实验田中。伴随着马铃薯的不断生长,全生物可降解地膜在发挥着保温保湿,促进农作物生长等作用的同时,地膜自身也在发生着变化,这是我市可降解塑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合力攻关的一项技术新成果。
经过90多天的生长,实验田中的马铃薯到临近收获的时刻。6月15日,全生物降解专用料及可降解地膜应用栽培技术示范现场会在胶州市铺集镇举行。现场会上,淄博市可降解塑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工作人员向参观人员介绍了全生物降解地膜的使用情况:在这1000亩试验田中,马铃薯产量提升5%左右。经过降解作用,试验田中的全生物降解地膜已经失去拉力,不会影响后续农作物的种植。而且随着后续农作物的生长,全生物可降解地膜将完全降解为水和二氧化碳,不会对土地造成白色污染。此次全生物可降解地膜的田间应用试验,为下一步可降解地膜的推广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及数据支撑。据了解,淄博市可降解塑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组织相关企业将在今年底,以此次试验数据为支撑,针对东部沿海地区土壤状况进行全生物可降解地膜的量产。
作为老工业城市,淄博有良好的化工产业基础,化工企业众多。为加强企业间合作,提高企业市场竞争力。2013年我市9家企业联合成立了淄博市可降解塑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联盟中,既有原料生产企业,又有塑料制品生产企业,产品关联度高,产业链完整。此次用于实验的全生物可降解地膜就是我市可降解塑料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中4家企业共同开发的新产品。
2015年,清田塑工、天野塑化、天鹤塑胶,国塑科技等4家公司联合启动了“全生物降解专用料及可降解地膜等的研发”项目。项目启动后,得到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并获得了2015年度市创新发展重点项目计划250万元专项资金支持,同时被列入了2016市高新技术创新“双十”计划。目前,项目总投资
5880万元,开发出的全生物降解的地膜专用料及地膜能够替代石油基非降解塑料地膜,从根本上消除白色污染,保护土壤环境。项目达产后,每年可实现利润
3000万元。
清田塑工总经理刘志锋介绍说:“可降解地膜是解决土地白色污染最好的方法,我们始终没有放弃这方面的研发。产业联盟成立后,我们组织企业加快研发速度,并在2012年、2013年,分别在河北、湖北、云南针对不同作物、不同气候、不同土质进行过实验,以观察地膜在不同环境下的降解效果,为以后推广全生物可降解地膜提供科学依据。”
虽然目前全生物可降解地膜依然在研发推广阶段,但是刘志锋信心满满:“可降解地膜的使用,难在推广上。因为目前可降解地膜的生产成本是传统聚乙烯地膜的3倍,不过这是保护农田不被白色污染侵害的最好办法,所以我相信可降解地膜以后会有广阔的应用空间。”
(来自:淄博新闻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